両儀式

Dear Dreamer✨\🍊🌸/\Growth/

【新葵】王子私奔记

葵生日快乐!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算是一篇生贺文??

脑洞是在月歌游戏群里聊天的时候莫名其妙扯到的新总是娶的葵还是入赘的......

文笔完全没有

第一次写新葵感觉人物完全ooc了请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私设如山:例如这个世界没有电子产品但是有学校什么的......

如果以上能接受,欢迎继续XD

——————————————————


       现在距离葵跟新私奔已经过了一个月。
       至于私奔的原因,那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葵是国家的王子,因为一些原因从小被寄养在城堡外的贵族家庭中。葵有一个大一岁的哥哥,名为睦月始,从小被作为国王培养。天生就具有领导气质,被旁人称作“黑国王”。葵也是王族出生,所以即使没有刻意培养,整个人也自带一种闪光的特效,是当之无愧的“王子”。
       虽然两个人从小不在一起长大,但是关系却十分好。
       葵隔壁家有一位差不多大的孩子,名为卯月新。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很自然的从小到大一起玩一起行动一起上学。
       但是新完全不像是贵族家的孩子,每天懒洋洋的,只要有机会就立刻睡觉,还有就是执着于葵某天突发奇想制作的草莓牛奶。不过据说卯月家现任当家也是这样,如果说是遗传的话好像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说实话,两个人的性格并不怎么搭边。一个超级认真,一个懒懒散散,只是碰巧住在隔壁又碰巧年龄差不多。但是好巧不巧,小时候是男生公敌的葵每次被女生缠住的时候,新都会来救场,而葵每次看到新天然的样子总会忍不住去照顾,时间久了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起,互相依赖。
       虽说是贵族,但是也是要去贵族学校学习的。比葵大一岁的始已经毕业,现在担任国王的职位。而葵,现在正面临着毕业的烦恼。葵是王子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毕业后就要回到城堡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毕业,就意味着要回到城堡里去。以前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每次想到这件事情,他就会想到他的发小。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们的时间,还剩两个星期。

       第一个星期,生活照旧。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第二个星期,葵开始躲着新。
葵想了很多,觉得既然以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那不如早点习惯没有彼此存在的世界。
新看出了自家发小的想法,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配合着保持着距离。只是在葵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跟随着,注视着葵。
       只要是葵所希望的,我都愿意去做。但是,葵,你的不开心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哦,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葵这个星期,过得很难受。明明擅自决定疏远新的人是他,现在难过的也是他,明明该感到难受的是莫名其妙被疏远的新才对......啊,他还真是任性啊。为了让自己习惯寂寞疏远新什么的......
       但是现在,每当看见新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有些难过。应该开心才对啊?新可是交到了新朋友哦?感觉已经,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想法了......

       转眼间,又是一个星期。
       已经到了出发的前夜了呢。收拾好东西准备入睡的葵坐在床边,少见的发着呆。
       真的不用去跟新告别吗?明天可就走了哦?可是如果去告别的话自己肯定会忍不住的吧?不行不行......那这星期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但是只是告别而已哦?好歹是发小......
       陷入无限纠结的葵始终无法得出结论。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葵的思绪。
       “来了。”葵站起身,准备去开门。
       “葵,是我。”
       葵已经握住门把手的手一僵,就这么定住。
       似乎是察觉到门后自家发小的犹豫,新直接转身,靠在了葵的门前。
       “不开门也没有关系,我说完就走了。”
       门后的葵没有动静。
       “我知道最近葵在躲着我,嘛理由我大概也明白,”新顿了一下,“但是葵这样我很难过。”
       葵轻颤了一下,心一阵绞痛。
       “但是托这一个星期的福,”新将低着的头抬起,仿佛喜欢的人在就在子的面前。
       “葵,我喜欢你。”
       门后的葵已经完全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新会跟他表白。
       “我想说的只有这些,葵不想回复的话也没有关系,毕竟我没有写情书嘛,但是......”
       “葵,再见了。”
       说完一切,新感觉轻松多了,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房门,转身离开。
       “新!”
       察觉到新要离开的葵几乎是立刻打开门冲了出来,扑向要离开的那个人。
       而在葵扑过来的一瞬间,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新转过身,将葵稳稳地接住。
       啊啊,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呢......这份名为“喜欢”的感情。而且还让新伤心了......真的,我究竟在干什么呢?
       葵将脸埋在新的身前,努力的平复着激动的心情。
       “我也......喜欢新,但是,但是已经......”
       已经晚了啊。
       葵稍微与新拉开了一些距离,但是声音却有些沙哑,说到后面已经染上了一丝哭腔。
       如果两个人都能早点发现的话,可能结局会不一样吧?但是现在,马上就要分离了。
       尽管声音有些沙哑,但在某人听来,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籁。
       “葵,你看着我。”新将双手搭上葵的肩膀,“葵相 信我吗?”
       葵一抬头,看到的就是漆黑的双眸中自己的倒影。
       啊,真好。在某个人的眼中,自己就是全世界。
       “相信。”毫不犹豫的回答。怎么可能会不相信自己喜欢的人呢?
       “那就行了。葵只要相信我,等着我就好。”新将葵用力地抱住。
       “晚安,葵。”新在葵的耳边道了一句晚安,松开手,转身离开。
       “晚安......”
       葵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今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很不真实。
       但是,现在,他觉得很安心。
       说起来,新想要干什么......葵突然又不安了起来。
       第二天葵走的时候,新没有来送行。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只要在城堡里,静静地等待就好了。

        重新见到始的时候,葵很开心。
“从今以后就要麻烦你了,葵。”始的脸上挂着难得的灿烂的笑容。
       “是,国王大人。”葵很自觉地担起了王子的担子。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但是葵在等的人,却还没有出现。
       这段时间,他已经熟练地掌握了王子的事务,开始帮始的忙了。
       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虽然十分想念,但是,也只能相信并且等待了吧?
       这样想着的葵,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明天需要的东西。但是,打开门的景象让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想法。
       “新......”
      背对着他的人缓缓转身,月光倾泄而下,让那人的身影看起来冷漠又神秘。
       “哟,葵。抱歉让你久等了......”月光下的新对他张开双手。
       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缓缓走向前,投入新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似乎是在确认对方的存在。
       “嗯,真的很久......”葵的声音有些颤抖。
似乎是感受到葵的不安,新也紧紧地将葵回抱住。似乎是想将对方揉进身体里,再不分离。
       过了许久,当两人都冷静下来,新将头靠在葵的耳边,声音低沉而魅惑:
       “葵,跟我私奔吧。”
       冷静的好像要干这件事的不是他。
       “诶?”

        时间回到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两个人走走停停,去了许多地方,看了许 多风景,见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 ,简直是梦一般的日子。但这倒不像是私奔,反而像是在旅行。
       两人的相处模式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应该说的话......大概是新更加粘着他了?感觉被保护的好好的,很安心。
       只是现在想想,这次出来似乎给很多人添麻烦了呢......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跟新出来了。后来听新说他去向哥哥跟自己求婚了,但是被拒绝了,理由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虽然跟新问过了,但是他似乎不愿意多说,总是想办法敷衍过去。所以现在既然选择了私奔,应该就回不去了吧......想两边协调什么的,怎么说都太贪心了呢。但是既然私奔了,那就这样好好过下去吧。
       一直在葵旁边的新自然知道葵的纠结,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是也是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看到葵似乎是想通了,他也放心了。以他发小的责任感,纠结多久都不奇怪,现在居然这么快就想通了,果然是爱的力量吧?
       哼哼,国王大人,看来这次是我赢了哦。
       但是好景不长,葵刚想通没多久,国王大人的得力助手,国家的宰相——弥生春,就找到了他们。
       “好了,旅行到此结束,葵王子、新,该跟我回去了。”春带着十分温暖的微笑,但说出来话却令人十分心寒。
       “国王大人会履行约定的吧?”新见到春,并没有太惊讶,反而说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当然,但是具体还得见面再谈。好了,葵,这边。”春揽过葵,将他带入了前面的马车。
       葵还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
       先是以十分狼狈的处境出现在自己从年少就一直憧憬的人面前,后来听新和春的对话,觉得大家都在联合欺骗自己。
       新是和哥哥做了什么交易吗?为什么却不告诉我呢......
       似乎是看出来葵的难过和焦虑,春推了推眼镜,微笑道:“葵不用想太多哦,这是始的要求。”
       “诶?哥哥的要求?”葵有些惊讶。
       “就是这样哦。其实那天新去跟始说要娶你的时候,始也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几个条件。”
       “条件?”
       “那天是这样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空荡荡的大厅沉寂了好一会儿后,始的声音在新的耳边响起。
       “是。”
       “......要把葵交给你了没有那么容易哦?”
       “那要怎么样国王大人才肯把葵我交给我呢?”
       “......”始沉默了一会儿。
       “你,带着葵去私奔。”
       “诶?”跪在地上的新和旁边站着的春同时呆住了。
       “你觉得,葵会那么轻易地跟你去私奔吗?”始总让新有种他在笑的感觉。
       “如果你今晚能够带走葵,我就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去干什么都可以,就当是磨合了。但是,一个月后,你得带着葵回到离城堡最近的小镇,我会派春去接你们。”
       “在这期间,你不能告诉葵这件事情,我不会去干扰你们,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同意你们的婚事。嘛,不过前提是你得能把葵带出去。”
       新已经有些呆住了。
       “如果没有疑问的话就快去吧,再晚一点,葵就要睡觉了哦?”春在旁边适当的提醒着。
       “谢谢你,始桑。”收到提醒的新马上向葵的房间飞奔而起。
       “始真的是......对年少的孩子温柔的过分啊。”春推 了推眼镜,在一旁轻笑出声。
       “啰嗦。”

        “嘛,就是这么回事了。”春坐在葵的对面,详细地解释。
        “......哥哥好过分。”葵有些无奈。
        不过毕竟是为了自己着想,虽然很无奈但是却觉得很幸福。
        “嘛,不过他也是好意嘛?”春看着葵无奈的表情,在旁边笑出声。
        “春也是,都不阻止一下哥哥......”听完解释的葵,已经可以跟春一起聊起沿途所见的风景了。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间已经到了城堡。
葵一下车,便看见在旁边等待的新。
       “......”
       尽管心里已经原谅了新,但是总感觉......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呀?
       嗯......那就假装生气一会好了。
       于是葵假装生气,快步从新的面前走过。
       “葵......”新迅速地抓住葵的衣袖,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
       看着新可怜的样子,葵马上就心软了。
        ......葵回过头,跟新对视了一会儿。
       “之后再跟你算帐......”葵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知道自家发小已经不生气时的事情后,新扑克牌般的脸上挂起了难得的笑容。
       “好好,之后葵想怎么样都行。”

       之后的始果然履行了约定。但是却在一个问题上出了岔子。
       “当然是葵嫁过来啦。”新毫不畏惧地跟始对视着。唯独跟葵有关的事情他不会退缩。
       “葵是我们国家唯一的王子,也是我唯一的弟弟,让你入赘并不过分。”始坐在王座上,十分从容。
       两个人争得十分激烈。
       葵正在思考该如何劝架,谁知道那两人同时转过头来,问到:
      “葵想怎么样!”
      “诶?诶!我来决定吗?”葵有些慌乱。
      “没错,葵的婚姻因该由葵自己来决定。”大黑和中黑在旁边对视着,春在旁边差点笑出声。
       为什么这种事情反而交给我了啊.......葵在心中无声的呐喊。

       最终葵还是选择了出嫁。毕竟,那是他最爱的人。
       从此之后,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尽管时间流逝如水,但是在有生之年有你的陪伴,就足够了。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