両儀式

Dear Dreamer✨\🍊🌸/\Growth/

【阳夜】论「操纵役」的由来

· 上个月写完的手稿现在才打上来......(; ̄ェ ̄)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阳夜第一反应就是吵架,感觉吵完和好真的超级甜??

· 某天看到月啪啦上的「操纵役」

·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当真......如有雷同我也不管了qwq

· 严重ooc请慎入......私设如山(・Д・)ノ

· 以上!能接受请下滑ノ゙(●’◡’●)ノ♥





       对于阳来说,能管住他的人是十分少的。

       但是每次夜要生气的时候,阳总会立刻认错道歉。并且夜说的话,他多多少少都会听一点。

       所以夜被大家称为阳的「操纵役」。

       最开始,阳也是不愿意听的,但是有句话说:温柔的人生起气来都很可怕。

       夜生起气来,真是件可怕的事......

       那可是阳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事。



       那个时候他们还小,玩得也挺好。夜向来温柔宽容,对谁都和和气气的。所以年少无知的阳,还不知道夜其实像极了他爷爷。

       只记得那个时候是在他家,原因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他又做了什么恶作剧被夜抓了个正着吧?然后他觉得夜肯定不会继续追究,于是死不悔改。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被夜撞见过数次的事情了......

       然后他俩就杠上了。

       也没想到夜的记忆力这么可怕,从他们相识开始,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被记住了。

       所以......他那个时候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那个下午,他的种种顽劣事迹都被夜如数家珍地列了出来。喂那个时候还只是小学校以后长大了怎么办会不会全是黑历史啊......

       然后就是各种公式化的大道理和夜的批评警告。

       那个时候的阳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嘛,心高气傲,怎么会受得了自己被同龄的小孩子单方面批评。但是完全找不到反驳机会的他只能鼓起腮帮子把头转向一边。

       见到这样的阳的夜,顿时更生气了。

       然后走了。

       没错,走了。

       哦,似乎还丢下了一句“随你的便”。

       被强行要求正襟危坐的阳顿时傻了。

       所以「随你的便」,是不是指夜以后都不管他了?他干什么都可以了?

       反应过来的阳顿时狂喜。觉得自己逃离了魔爪。

       但是现在阳真佩服那时自己的年少无知......不过正因为有那时惨痛的经历,才有了如今的知道珍惜吧。

       但是第二天,阳就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比如说早上是被自家哥哥给拎起来的而不是被夜温柔地叫醒。

       课间夜不再来找他,走廊遇到也是被无视,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平日里让无数人羡慕的专属便当,也消失了。
    
       阳顿时觉得这日子好难过......

       沦落到午休去小卖部买午餐的阳,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小松。

       小松和阳与夜一直都在同一个班,算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了。

       “哟,阳。怎么这几天天天都能在小卖部看见你的身影?夜的专属便当呢?”

       啊......一上来就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啊。

       “夜他......生气了。”

       “生气!那个夜?平日里一直温和的夜!”小松惊讶地手中的袋子都掉在了地上

        “嘘——你安静点!”阳马上捂住小松的嘴,慌张地望着周围,希望没有被路过的人注意到。

       小松推开阳的手,稍微冷静了一下,用一种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眼神看着阳,说:“阳,能把夜惹生气,在某种方面来说你也是个人才了。”

       “啰嗦!”

       “看见阳的惨状,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以后惹谁都绝对不能惹夜了。阳也是赶快去道歉比较好哦!就这样,加油啊阳——”小松边说着边走了。

       “小——松!”阳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差点没把手中的袋子甩出去。

       我知道的啊......

       只是觉得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夜不在身边很不习惯很寂寞什么的太丢人了。

       虽然没有了束缚,但是无论他在做什么而别总会想起那个人说过的话。无形的束缚比有形的更可怕。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错,但总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再说,第一次见夜发这么大火,究竟会不会被原谅也还是个未知数。还是......还是再看看吧。说不定......夜会主动来找我?

       当天下午的国文课,听着国文老师枯燥无味的讲课内容,不知不觉间阳就盯着窗外的白云发起了呆。

       “叶月同学,请你把这一段读一下。”国文老师的声音突然变大,把阳吓了一跳。

       阳顶着老师严肃的目光匆忙起身,端起书却脑袋一片空白。

       完蛋了......

       已经做好被老师下课被拉出去说教准备的阳,任命地沉默着。

       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坐在阳身边的夜用红色的笔在段落前画了个圈,朝阳那边推去,轻轻地敲了两下桌子。

       阳立刻会意,瞄了一眼段落就开始读了起来。

       阳的声音十分好听,感情也十分到位,让听的人仿佛身临其境,这是阳一直以来被各个老师赞赏的地方。

       朗读完毕,阳偷偷地瞟了一眼老师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看来总算是过关了......

       “读得很好,但是下次请不要再依靠长月同学了哦?”国文老师给了阳一个赞赏的表情,继续讲课。

       阳有些尴尬地坐下,往身边看去,夜却跟往常一样十分认真地在听课,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不过阳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虽然这件事挺丢人的,但是他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

       果然,夜是不会不管我的!


       夜因为更喜欢自己一个人看书,所以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活动,放学后除了留在学校学习便是回家。所以那天放学后,夜是神速一般地收拾好了东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阳见夜走了,慌忙地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阳就这样一直跟在夜的身后,不远不近。

       啊......就这样跟着出来了,道歉的话我应该说些什么啊......内心还在纠结着措辞。

       似乎是发觉自己被人跟着,夜猛地停下,回头,发现阳一脸惊慌失措。

       “......”

       相望两无言,于是夜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想要甩开阳。

       阳先是愣了一秒,然后也加快了脚步继续跟上去。

       知道阳加速跟了上来,夜越走越快,但总是能感觉到后面的人紧紧地跟着。心情莫名烦躁的夜就差没跑起来了。

       但是平日里安静温柔的夜,论速度怎么比得过一个活泼的捣蛋鬼呢?

       最后、似乎是忍无可忍了,阳冲了上去,抓住了夜的手。

       “放开我。”夜的语气有些冷淡。

       似乎是被夜冰冷的语气给戳伤了,阳稍微有点难以开口。

       不过这也是自己活该......谁叫他当初这么没大脑地让夜伤心了呢。

        “夜,对不起。”阳拉着夜的手,低着头,十分诚恳地道歉。

       夜沉默了。

       黄昏的小路上,行人寥寥无几。风吹过,带着几片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叶子。一切都显得十分美好。

       但是阳的心现在却是快跌入谷底了。

       夜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不,其实也没有很久,但是没有得到立刻回复的阳已经开始慌张了起来。虽然一开始笃定夜一定会原谅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阳的信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手心已经冒汗了,被握住手的夜一定知道了吧。

       啊,真丢人。他叶月阳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这么低声下气过,而且都这么抛弃尊严了居然还没有被立刻原谅......

       好吧,事到如今都是他自作自受,现在他只祈求能被夜原谅了......

       就当阳的信心快被消磨殆尽松手放弃时,夜轻声地叹了口气,说了句:“嗯......我知道了。”然后抽出了手,转身准备继续回家。

       诶?叶月阳愣住了。这,这就完了?这究竟是原谅还是没有原谅?这一定不是他那个温柔可爱的发小吧!?

       不过擅长解读人心阳还是听出来其中的故作镇定。

       于是趁夜还没踏出步伐,阳这一次抓住了夜的手腕。

       阳看见夜转过来的时候表情带着一丝惊愕和无措。

       终于看到夜露出不一样表情的阳顿时松了一口气,趁机进一步道歉:“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啦,夜不在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很寂寞,看在我反思了这么久的份上请原谅我!”

       阳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真挚了,带上了些许讨好和撒娇的意味。

       但是他很满意地看到当他说出“很寂寞”的时候夜脸红的惊慌的样子。

       “呐~夜,好不好?”似乎是发觉了这招很管用,阳就继续下去,似乎听不到夜说原谅就不肯松手。

        知道自己今天不原谅他就回不了家的夜暗暗叹了口气,但面上还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既然阳你知道错了,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阳你今天没有好好听课吧?”

       再听到夜说“原谅”两个字的时候,阳差点高兴地要跳起来了,但是当听到“但是”的时候,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听课。

       “啊......那个是......”阳松开了夜的手,眼睛往别处瞟去。

       “阳总是这样。”夜的眼神一冷,吓的阳冒出了一身冷汗。

       “啊啊啊今天没听课真的很对不起啦!今天是因为想着夜才......”阳极力地控制着想要逃跑的欲望,从空白的大脑中寻找一些词汇来及时的堵住夜。

       嗯?刚刚他好像说了什么?说了什么来着?怎么夜的脸这么红?

       “下......下不为例!比,比起这种事情现在还是学习更加重要!”现在轮到夜来找词语回答他了。

        哦~他好像找到了夜的弱点。看来以后可以好过一点了。

       “是,保证没有下次!”阳对着夜发了个誓,以表示自己的决心。

       “......既然知道了就快点回家,已,已经很晚了。”夜有些不敢直视阳,逃似的离开了。

       “诶,夜你慢点等等我!”阳笑着跟了上去。


        啊,真是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没想到他居然对夜的依赖这么深。不过如果这一次没有起冲突,以后也肯定会有的,毕竟是两个如此相反的人。早难受早超生也好啊......

       不过也因为这样,他们现在才能如此了解对方,如此和谐的相处。夜是个温柔敏感的人,如果是别人是这种情况的话,夜一定会视而不见或者只是在心里难受吧,根本不会像这样发这么大火。不过这也能说明,他是实实在在地被夜重视着的吧!

        但是在那之后,阳就再也没有给过夜发火的机会。因为阳可不想再一次被夜置之不理。所以现在只要阳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会马上道歉,于是夜在别人眼中就成为了他的「操纵役」。不过事实上也是这样没错啦......

       不过夜这种害羞的性格,某些时候谁操纵谁也说不定呢对吧~?

       每次被调戏到脸红的夜真的是太可爱了,虽然之后会被罚得很惨......真是痛并快乐着。

       今天也依旧在作死调戏长月夜的叶月阳,今天也是痛并快乐着。





感谢观看ノ゙(●’◡’●)ノ♥

有什么问题请不要在意地说出来ノ゙(●’◡’●)ノ♥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