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寞。

Growth真棒w月pro这个坑跳不出来了

【阳夜】论「操纵役」的由来

· 上个月写完的手稿现在才打上来......(; ̄ェ ̄)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阳夜第一反应就是吵架,感觉吵完和好真的超级甜??

· 某天看到月啪啦上的「操纵役」

·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当真......如有雷同我也不管了qwq

· 严重ooc请慎入......私设如山(・Д・)ノ

· 以上!能接受请下滑ノ゙(●’◡’●)ノ♥





       对于阳来说,能管住他的人是十分少的。

       但是每次夜要生气的时候,阳总会立刻认错道歉。并且夜说的话,他多多少少都会听一点。

       所以夜被大家称为阳的「操纵役」。

       最开始,阳也是不愿意听的,但是有句话说:温柔的人生起气来都很可怕。

       夜生起气来,真是件可怕的事......

       那可是阳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事。



       那个时候他们还小,玩得也挺好。夜向来温柔宽容,对谁都和和气气的。所以年少无知的阳,还不知道夜其实像极了他爷爷。

       只记得那个时候是在他家,原因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他又做了什么恶作剧被夜抓了个正着吧?然后他觉得夜肯定不会继续追究,于是死不悔改。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被夜撞见过数次的事情了......

       然后他俩就杠上了。

       也没想到夜的记忆力这么可怕,从他们相识开始,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被记住了。

       所以......他那个时候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那个下午,他的种种顽劣事迹都被夜如数家珍地列了出来。喂那个时候还只是小学校以后长大了怎么办会不会全是黑历史啊......

       然后就是各种公式化的大道理和夜的批评警告。

       那个时候的阳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嘛,心高气傲,怎么会受得了自己被同龄的小孩子单方面批评。但是完全找不到反驳机会的他只能鼓起腮帮子把头转向一边。

       见到这样的阳的夜,顿时更生气了。

       然后走了。

       没错,走了。

       哦,似乎还丢下了一句“随你的便”。

       被强行要求正襟危坐的阳顿时傻了。

       所以「随你的便」,是不是指夜以后都不管他了?他干什么都可以了?

       反应过来的阳顿时狂喜。觉得自己逃离了魔爪。

       但是现在阳真佩服那时自己的年少无知......不过正因为有那时惨痛的经历,才有了如今的知道珍惜吧。

       但是第二天,阳就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比如说早上是被自家哥哥给拎起来的而不是被夜温柔地叫醒。

       课间夜不再来找他,走廊遇到也是被无视,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平日里让无数人羡慕的专属便当,也消失了。
    
       阳顿时觉得这日子好难过......

       沦落到午休去小卖部买午餐的阳,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小松。

       小松和阳与夜一直都在同一个班,算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了。

       “哟,阳。怎么这几天天天都能在小卖部看见你的身影?夜的专属便当呢?”

       啊......一上来就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啊。

       “夜他......生气了。”

       “生气!那个夜?平日里一直温和的夜!”小松惊讶地手中的袋子都掉在了地上

        “嘘——你安静点!”阳马上捂住小松的嘴,慌张地望着周围,希望没有被路过的人注意到。

       小松推开阳的手,稍微冷静了一下,用一种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眼神看着阳,说:“阳,能把夜惹生气,在某种方面来说你也是个人才了。”

       “啰嗦!”

       “看见阳的惨状,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以后惹谁都绝对不能惹夜了。阳也是赶快去道歉比较好哦!就这样,加油啊阳——”小松边说着边走了。

       “小——松!”阳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差点没把手中的袋子甩出去。

       我知道的啊......

       只是觉得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夜不在身边很不习惯很寂寞什么的太丢人了。

       虽然没有了束缚,但是无论他在做什么而别总会想起那个人说过的话。无形的束缚比有形的更可怕。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错,但总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再说,第一次见夜发这么大火,究竟会不会被原谅也还是个未知数。还是......还是再看看吧。说不定......夜会主动来找我?

       当天下午的国文课,听着国文老师枯燥无味的讲课内容,不知不觉间阳就盯着窗外的白云发起了呆。

       “叶月同学,请你把这一段读一下。”国文老师的声音突然变大,把阳吓了一跳。

       阳顶着老师严肃的目光匆忙起身,端起书却脑袋一片空白。

       完蛋了......

       已经做好被老师下课被拉出去说教准备的阳,任命地沉默着。

       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坐在阳身边的夜用红色的笔在段落前画了个圈,朝阳那边推去,轻轻地敲了两下桌子。

       阳立刻会意,瞄了一眼段落就开始读了起来。

       阳的声音十分好听,感情也十分到位,让听的人仿佛身临其境,这是阳一直以来被各个老师赞赏的地方。

       朗读完毕,阳偷偷地瞟了一眼老师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看来总算是过关了......

       “读得很好,但是下次请不要再依靠长月同学了哦?”国文老师给了阳一个赞赏的表情,继续讲课。

       阳有些尴尬地坐下,往身边看去,夜却跟往常一样十分认真地在听课,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不过阳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虽然这件事挺丢人的,但是他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

       果然,夜是不会不管我的!


       夜因为更喜欢自己一个人看书,所以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活动,放学后除了留在学校学习便是回家。所以那天放学后,夜是神速一般地收拾好了东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阳见夜走了,慌忙地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阳就这样一直跟在夜的身后,不远不近。

       啊......就这样跟着出来了,道歉的话我应该说些什么啊......内心还在纠结着措辞。

       似乎是发觉自己被人跟着,夜猛地停下,回头,发现阳一脸惊慌失措。

       “......”

       相望两无言,于是夜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想要甩开阳。

       阳先是愣了一秒,然后也加快了脚步继续跟上去。

       知道阳加速跟了上来,夜越走越快,但总是能感觉到后面的人紧紧地跟着。心情莫名烦躁的夜就差没跑起来了。

       但是平日里安静温柔的夜,论速度怎么比得过一个活泼的捣蛋鬼呢?

       最后、似乎是忍无可忍了,阳冲了上去,抓住了夜的手。

       “放开我。”夜的语气有些冷淡。

       似乎是被夜冰冷的语气给戳伤了,阳稍微有点难以开口。

       不过这也是自己活该......谁叫他当初这么没大脑地让夜伤心了呢。

        “夜,对不起。”阳拉着夜的手,低着头,十分诚恳地道歉。

       夜沉默了。

       黄昏的小路上,行人寥寥无几。风吹过,带着几片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叶子。一切都显得十分美好。

       但是阳的心现在却是快跌入谷底了。

       夜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不,其实也没有很久,但是没有得到立刻回复的阳已经开始慌张了起来。虽然一开始笃定夜一定会原谅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阳的信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手心已经冒汗了,被握住手的夜一定知道了吧。

       啊,真丢人。他叶月阳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这么低声下气过,而且都这么抛弃尊严了居然还没有被立刻原谅......

       好吧,事到如今都是他自作自受,现在他只祈求能被夜原谅了......

       就当阳的信心快被消磨殆尽松手放弃时,夜轻声地叹了口气,说了句:“嗯......我知道了。”然后抽出了手,转身准备继续回家。

       诶?叶月阳愣住了。这,这就完了?这究竟是原谅还是没有原谅?这一定不是他那个温柔可爱的发小吧!?

       不过擅长解读人心阳还是听出来其中的故作镇定。

       于是趁夜还没踏出步伐,阳这一次抓住了夜的手腕。

       阳看见夜转过来的时候表情带着一丝惊愕和无措。

       终于看到夜露出不一样表情的阳顿时松了一口气,趁机进一步道歉:“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啦,夜不在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很寂寞,看在我反思了这么久的份上请原谅我!”

       阳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真挚了,带上了些许讨好和撒娇的意味。

       但是他很满意地看到当他说出“很寂寞”的时候夜脸红的惊慌的样子。

       “呐~夜,好不好?”似乎是发觉了这招很管用,阳就继续下去,似乎听不到夜说原谅就不肯松手。

        知道自己今天不原谅他就回不了家的夜暗暗叹了口气,但面上还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既然阳你知道错了,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阳你今天没有好好听课吧?”

       再听到夜说“原谅”两个字的时候,阳差点高兴地要跳起来了,但是当听到“但是”的时候,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听课。

       “啊......那个是......”阳松开了夜的手,眼睛往别处瞟去。

       “阳总是这样。”夜的眼神一冷,吓的阳冒出了一身冷汗。

       “啊啊啊今天没听课真的很对不起啦!今天是因为想着夜才......”阳极力地控制着想要逃跑的欲望,从空白的大脑中寻找一些词汇来及时的堵住夜。

       嗯?刚刚他好像说了什么?说了什么来着?怎么夜的脸这么红?

       “下......下不为例!比,比起这种事情现在还是学习更加重要!”现在轮到夜来找词语回答他了。

        哦~他好像找到了夜的弱点。看来以后可以好过一点了。

       “是,保证没有下次!”阳对着夜发了个誓,以表示自己的决心。

       “......既然知道了就快点回家,已,已经很晚了。”夜有些不敢直视阳,逃似的离开了。

       “诶,夜你慢点等等我!”阳笑着跟了上去。


        啊,真是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没想到他居然对夜的依赖这么深。不过如果这一次没有起冲突,以后也肯定会有的,毕竟是两个如此相反的人。早难受早超生也好啊......

       不过也因为这样,他们现在才能如此了解对方,如此和谐的相处。夜是个温柔敏感的人,如果是别人是这种情况的话,夜一定会视而不见或者只是在心里难受吧,根本不会像这样发这么大火。不过这也能说明,他是实实在在地被夜重视着的吧!

        但是在那之后,阳就再也没有给过夜发火的机会。因为阳可不想再一次被夜置之不理。所以现在只要阳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会马上道歉,于是夜在别人眼中就成为了他的「操纵役」。不过事实上也是这样没错啦......

       不过夜这种害羞的性格,某些时候谁操纵谁也说不定呢对吧~?

       每次被调戏到脸红的夜真的是太可爱了,虽然之后会被罚得很惨......真是痛并快乐着。

       今天也依旧在作死调戏长月夜的叶月阳,今天也是痛并快乐着。





感谢观看ノ゙(●’◡’●)ノ♥

有什么问题请不要在意地说出来ノ゙(●’◡’●)ノ♥

【新葵】王子私奔记

葵生日快乐!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算是一篇生贺文??

脑洞是在月歌游戏群里聊天的时候莫名其妙扯到的新总是娶的葵还是入赘的......

文笔完全没有

第一次写新葵感觉人物完全ooc了请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私设如山:例如这个世界没有电子产品但是有学校什么的......

如果以上能接受,欢迎继续XD

——————————————————


       现在距离葵跟新私奔已经过了一个月。
       至于私奔的原因,那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葵是国家的王子,因为一些原因从小被寄养在城堡外的贵族家庭中。葵有一个大一岁的哥哥,名为睦月始,从小被作为国王培养。天生就具有领导气质,被旁人称作“黑国王”。葵也是王族出生,所以即使没有刻意培养,整个人也自带一种闪光的特效,是当之无愧的“王子”。
       虽然两个人从小不在一起长大,但是关系却十分好。
       葵隔壁家有一位差不多大的孩子,名为卯月新。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很自然的从小到大一起玩一起行动一起上学。
       但是新完全不像是贵族家的孩子,每天懒洋洋的,只要有机会就立刻睡觉,还有就是执着于葵某天突发奇想制作的草莓牛奶。不过据说卯月家现任当家也是这样,如果说是遗传的话好像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说实话,两个人的性格并不怎么搭边。一个超级认真,一个懒懒散散,只是碰巧住在隔壁又碰巧年龄差不多。但是好巧不巧,小时候是男生公敌的葵每次被女生缠住的时候,新都会来救场,而葵每次看到新天然的样子总会忍不住去照顾,时间久了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起,互相依赖。
       虽说是贵族,但是也是要去贵族学校学习的。比葵大一岁的始已经毕业,现在担任国王的职位。而葵,现在正面临着毕业的烦恼。葵是王子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毕业后就要回到城堡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毕业,就意味着要回到城堡里去。以前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每次想到这件事情,他就会想到他的发小。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们的时间,还剩两个星期。

       第一个星期,生活照旧。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第二个星期,葵开始躲着新。
葵想了很多,觉得既然以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那不如早点习惯没有彼此存在的世界。
新看出了自家发小的想法,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配合着保持着距离。只是在葵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跟随着,注视着葵。
       只要是葵所希望的,我都愿意去做。但是,葵,你的不开心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哦,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葵这个星期,过得很难受。明明擅自决定疏远新的人是他,现在难过的也是他,明明该感到难受的是莫名其妙被疏远的新才对......啊,他还真是任性啊。为了让自己习惯寂寞疏远新什么的......
       但是现在,每当看见新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有些难过。应该开心才对啊?新可是交到了新朋友哦?感觉已经,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想法了......

       转眼间,又是一个星期。
       已经到了出发的前夜了呢。收拾好东西准备入睡的葵坐在床边,少见的发着呆。
       真的不用去跟新告别吗?明天可就走了哦?可是如果去告别的话自己肯定会忍不住的吧?不行不行......那这星期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但是只是告别而已哦?好歹是发小......
       陷入无限纠结的葵始终无法得出结论。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葵的思绪。
       “来了。”葵站起身,准备去开门。
       “葵,是我。”
       葵已经握住门把手的手一僵,就这么定住。
       似乎是察觉到门后自家发小的犹豫,新直接转身,靠在了葵的门前。
       “不开门也没有关系,我说完就走了。”
       门后的葵没有动静。
       “我知道最近葵在躲着我,嘛理由我大概也明白,”新顿了一下,“但是葵这样我很难过。”
       葵轻颤了一下,心一阵绞痛。
       “但是托这一个星期的福,”新将低着的头抬起,仿佛喜欢的人在就在子的面前。
       “葵,我喜欢你。”
       门后的葵已经完全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新会跟他表白。
       “我想说的只有这些,葵不想回复的话也没有关系,毕竟我没有写情书嘛,但是......”
       “葵,再见了。”
       说完一切,新感觉轻松多了,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房门,转身离开。
       “新!”
       察觉到新要离开的葵几乎是立刻打开门冲了出来,扑向要离开的那个人。
       而在葵扑过来的一瞬间,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新转过身,将葵稳稳地接住。
       啊啊,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呢......这份名为“喜欢”的感情。而且还让新伤心了......真的,我究竟在干什么呢?
       葵将脸埋在新的身前,努力的平复着激动的心情。
       “我也......喜欢新,但是,但是已经......”
       已经晚了啊。
       葵稍微与新拉开了一些距离,但是声音却有些沙哑,说到后面已经染上了一丝哭腔。
       如果两个人都能早点发现的话,可能结局会不一样吧?但是现在,马上就要分离了。
       尽管声音有些沙哑,但在某人听来,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籁。
       “葵,你看着我。”新将双手搭上葵的肩膀,“葵相 信我吗?”
       葵一抬头,看到的就是漆黑的双眸中自己的倒影。
       啊,真好。在某个人的眼中,自己就是全世界。
       “相信。”毫不犹豫的回答。怎么可能会不相信自己喜欢的人呢?
       “那就行了。葵只要相信我,等着我就好。”新将葵用力地抱住。
       “晚安,葵。”新在葵的耳边道了一句晚安,松开手,转身离开。
       “晚安......”
       葵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今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很不真实。
       但是,现在,他觉得很安心。
       说起来,新想要干什么......葵突然又不安了起来。
       第二天葵走的时候,新没有来送行。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只要在城堡里,静静地等待就好了。

        重新见到始的时候,葵很开心。
“从今以后就要麻烦你了,葵。”始的脸上挂着难得的灿烂的笑容。
       “是,国王大人。”葵很自觉地担起了王子的担子。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但是葵在等的人,却还没有出现。
       这段时间,他已经熟练地掌握了王子的事务,开始帮始的忙了。
       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虽然十分想念,但是,也只能相信并且等待了吧?
       这样想着的葵,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明天需要的东西。但是,打开门的景象让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想法。
       “新......”
      背对着他的人缓缓转身,月光倾泄而下,让那人的身影看起来冷漠又神秘。
       “哟,葵。抱歉让你久等了......”月光下的新对他张开双手。
       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缓缓走向前,投入新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似乎是在确认对方的存在。
       “嗯,真的很久......”葵的声音有些颤抖。
似乎是感受到葵的不安,新也紧紧地将葵回抱住。似乎是想将对方揉进身体里,再不分离。
       过了许久,当两人都冷静下来,新将头靠在葵的耳边,声音低沉而魅惑:
       “葵,跟我私奔吧。”
       冷静的好像要干这件事的不是他。
       “诶?”

        时间回到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两个人走走停停,去了许多地方,看了许 多风景,见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 ,简直是梦一般的日子。但这倒不像是私奔,反而像是在旅行。
       两人的相处模式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应该说的话......大概是新更加粘着他了?感觉被保护的好好的,很安心。
       只是现在想想,这次出来似乎给很多人添麻烦了呢......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跟新出来了。后来听新说他去向哥哥跟自己求婚了,但是被拒绝了,理由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虽然跟新问过了,但是他似乎不愿意多说,总是想办法敷衍过去。所以现在既然选择了私奔,应该就回不去了吧......想两边协调什么的,怎么说都太贪心了呢。但是既然私奔了,那就这样好好过下去吧。
       一直在葵旁边的新自然知道葵的纠结,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是也是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看到葵似乎是想通了,他也放心了。以他发小的责任感,纠结多久都不奇怪,现在居然这么快就想通了,果然是爱的力量吧?
       哼哼,国王大人,看来这次是我赢了哦。
       但是好景不长,葵刚想通没多久,国王大人的得力助手,国家的宰相——弥生春,就找到了他们。
       “好了,旅行到此结束,葵王子、新,该跟我回去了。”春带着十分温暖的微笑,但说出来话却令人十分心寒。
       “国王大人会履行约定的吧?”新见到春,并没有太惊讶,反而说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当然,但是具体还得见面再谈。好了,葵,这边。”春揽过葵,将他带入了前面的马车。
       葵还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
       先是以十分狼狈的处境出现在自己从年少就一直憧憬的人面前,后来听新和春的对话,觉得大家都在联合欺骗自己。
       新是和哥哥做了什么交易吗?为什么却不告诉我呢......
       似乎是看出来葵的难过和焦虑,春推了推眼镜,微笑道:“葵不用想太多哦,这是始的要求。”
       “诶?哥哥的要求?”葵有些惊讶。
       “就是这样哦。其实那天新去跟始说要娶你的时候,始也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几个条件。”
       “条件?”
       “那天是这样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空荡荡的大厅沉寂了好一会儿后,始的声音在新的耳边响起。
       “是。”
       “......要把葵交给你了没有那么容易哦?”
       “那要怎么样国王大人才肯把葵我交给我呢?”
       “......”始沉默了一会儿。
       “你,带着葵去私奔。”
       “诶?”跪在地上的新和旁边站着的春同时呆住了。
       “你觉得,葵会那么轻易地跟你去私奔吗?”始总让新有种他在笑的感觉。
       “如果你今晚能够带走葵,我就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去干什么都可以,就当是磨合了。但是,一个月后,你得带着葵回到离城堡最近的小镇,我会派春去接你们。”
       “在这期间,你不能告诉葵这件事情,我不会去干扰你们,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同意你们的婚事。嘛,不过前提是你得能把葵带出去。”
       新已经有些呆住了。
       “如果没有疑问的话就快去吧,再晚一点,葵就要睡觉了哦?”春在旁边适当的提醒着。
       “谢谢你,始桑。”收到提醒的新马上向葵的房间飞奔而起。
       “始真的是......对年少的孩子温柔的过分啊。”春推 了推眼镜,在一旁轻笑出声。
       “啰嗦。”

        “嘛,就是这么回事了。”春坐在葵的对面,详细地解释。
        “......哥哥好过分。”葵有些无奈。
        不过毕竟是为了自己着想,虽然很无奈但是却觉得很幸福。
        “嘛,不过他也是好意嘛?”春看着葵无奈的表情,在旁边笑出声。
        “春也是,都不阻止一下哥哥......”听完解释的葵,已经可以跟春一起聊起沿途所见的风景了。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间已经到了城堡。
葵一下车,便看见在旁边等待的新。
       “......”
       尽管心里已经原谅了新,但是总感觉......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呀?
       嗯......那就假装生气一会好了。
       于是葵假装生气,快步从新的面前走过。
       “葵......”新迅速地抓住葵的衣袖,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
       看着新可怜的样子,葵马上就心软了。
        ......葵回过头,跟新对视了一会儿。
       “之后再跟你算帐......”葵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知道自家发小已经不生气时的事情后,新扑克牌般的脸上挂起了难得的笑容。
       “好好,之后葵想怎么样都行。”

       之后的始果然履行了约定。但是却在一个问题上出了岔子。
       “当然是葵嫁过来啦。”新毫不畏惧地跟始对视着。唯独跟葵有关的事情他不会退缩。
       “葵是我们国家唯一的王子,也是我唯一的弟弟,让你入赘并不过分。”始坐在王座上,十分从容。
       两个人争得十分激烈。
       葵正在思考该如何劝架,谁知道那两人同时转过头来,问到:
      “葵想怎么样!”
      “诶?诶!我来决定吗?”葵有些慌乱。
      “没错,葵的婚姻因该由葵自己来决定。”大黑和中黑在旁边对视着,春在旁边差点笑出声。
       为什么这种事情反而交给我了啊.......葵在心中无声的呐喊。

       最终葵还是选择了出嫁。毕竟,那是他最爱的人。
       从此之后,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尽管时间流逝如水,但是在有生之年有你的陪伴,就足够了。

【阳夜】封存于秘密书架深处

小透明第一次写阳夜qwq写的不好请各位见谅!

深度沉迷年种组无法自拔w

差不多就是月歌tv动画第九集改编??

以日记的形式将夜夜的想法表达出来,可能会有一篇阳的对应。

ooc肯定有......毕竟我真的是个文渣xd

如果以上能够接受,欢迎往下继续~

—————————————————————

       夜有写日记的习惯。

       虽然不是特别频繁,但是遇到重要的事情都会好好地记录在一个厚厚地本子里。

       但是那些都只是一些表面的过程和简单的心情。真正重要的回忆和藏在心底的感情,都储藏于秘密书架的深处。

       在搬去月之寮的前一天,夜在家里收拾行李。待日常必需品都收拾好后,夜走到书架前,挑选要拿去看的书。

       因为夜经常打扫房间,所以书架上的书都没怎么见灰尘。当夜拿下几本喜欢的书后,书架里面空了一处,里面放了一个落了些许灰的小本子。

       “这是跟阳一起买的呢......已经好久没有写过了。”夜拿起一张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然后一页一页细细地翻看。

       里面记载的东西说多也多,数年的光荫;说不多也不多,寥寥数页。为了看起来更美观还都挑着正面写。但是里面的内容,却满满的都是阳。

       长月家的放养模式培养了夜的自立,多年的理解都是很正面的。夜也是个比较腼腆、乖巧的孩子,在学校也没出过什么岔子。所以从小到大,似乎也只有阳这个性格几乎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幼驯染可以让夜发生点什么不正常的事了。

       翻开第一页,记忆顿时如潮水般涌出。

       “以前的我们,真的很幼稚啊......”夜稍微回忆了一下,轻笑出声。

       “但是,”夜的指尖在某句话上划过,“阳真的是一直都这么的耀眼。”

        就像照亮世界的太阳一样,照亮着我。

     「祭典的时候我跟阳在人群中走散了,迷了路。那个时候真的很可怕。但是当我走累了在山路的石阶上坐下休息,阳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

       “已经没事了哦。”他像我伸出手,轻声说道。

       尽管是在黑夜,但是那个时候的阳却真的像他的名字一样,照亮了我的世界,就像童话中的英雄一样。」

       即便是现在,阳也依旧像英雄一样,及时找到迷路的我。

     「今天晚上在家人为我庆祝生日的时候,阳没有来。我有些难过。但是这也难怪,毕竟我并没有邀请别人。因为自己过生日邀请别人帮忙庆生什么的真的很让人害羞。但是却希望有人能够记住这样胆小的我的生日,是不是有些贪心呢。

       本来以为阳不会过来了,但是他在半夜敲响了我的房门。

       “呼呼......还没过十二点,赶上了!抱歉啊夜,虽然有点迟但还是生日快乐!”阳似乎是跑着过来的,还喘着气,递给了我一个饭盒。

       打开饭盒里面是一块做工有些粗糙的蛋糕。

       “啊......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除了咖喱以外的东西那么难做,要不这个你先别吃了我明天去蛋糕店去买一个......”阳那个时候的表情真的很好玩。

       但是其实你能来我就很开心了,谢谢你,阳。真肯定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蛋糕了。」

        呜哇那个时候差点当着阳的面哭了好丢人呐......

        “下一个是......”明明没有翻多少,却已经没有多少了。

       是一段很重要的,值得纪念的,却又不太愿意回忆,埋藏于心底的记忆。

     「和阳在同一所初中真是太好了。但是阳最近交了很多新朋友,相比之下,我还是原地踏步呢。被围在一群人之间还能谈笑自如什么的,我果然做不到啊......但是为什么感觉最近和阳稍微有了一些距离呢?稍微有些难以说上话了。这样有些寂寞呢。」后面留下空白的地方有一些笔尖敲出来的小洞,夜仿佛看到了当时那个无奈叹息的自己。

     「总觉得最近两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避开对方,每次看到阳的时候他的身边都有一些朋友,聊得很开心的样子。感觉这样贸然上去打招呼也不好,像是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了......这样下去真的没有关系吗?」那段时间真的看到阳就不由自主地想要避开,夜现在还能想起当时那无奈纠结的心情。

     「这学期跟阳分到一个班了,但是除了打了招呼以外就再没有任何交流了。但是在同一个班就更加清楚阳受欢迎的程度了,课间他的座位旁边基本没有空过。明明近在咫尺,为什么像是相隔天涯呢?」

     「最近好像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明明阳在笑着,我却觉得他不开心。想要询问却没有勇气,希望这只是我的错觉。不行啊夜,拿出勇气!」

     「最近阳笑的很敷衍,虽然跟平常看起来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身为发小我能感受得到。一个人的时候也总是在发呆,是有什么什么心事吗?」

     「今天是阳的生日,之前为了生日礼物纠结了好一阵子。最终还是拜托爷爷教我做了陶质品。阳是寺庙家的孩子,应该会喜欢喝茶吧?

       但是今天我没有见到阳。阳似乎是和朋友一起去外面庆祝了,从早上开始就不在家。于是只能拜托阿姨帮忙转交了。没能亲口把礼物交给他跟他说一句“生日快乐”真的有些遗憾呢......不对,其实是很遗憾呢。

       但是有那么多愿意为他庆生给他祝福的人在,我应该感到高兴吧?但是果然,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想亲口对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马上就是校庆了,我们班的节目是合唱,曲目是《日落远山》。对于我而言稍微有些特别的曲子,小的时候和阳一起练习过。不过说是一起练习,其实是我单方面被阳教导和鼓励而已......真是令人怀念。但是如果是这首曲子,我是否能重新跟阳说上话呢?」

     「排练开始的第一天,我拿着一张歌谱去找阳,邀请他参加排练。我看着他笑着接过谱子,但是之后我想去通知他时间的时候,只有一张躺在地上的谱子和与朋友离去的阳的背影。果然还是不行吗?」

     「排练开始后的几天,阳都没有来参加合唱。今天因为是值日生,所以我走的比平日晚些。金色的阳光让街道看起来格外的美丽,夕阳火红地挂在天边。这个颜色让人禁不住就想起阳呢。“但是那个人现在应该跟朋友在外面玩吧”我这么想着,看着夕阳走在回家的路上。

       但是我突然听见一阵歌声。不知道被什么所驱使,我顺着音源找去。啊啊,是《日落远山》。那个人也不出意外,是阳。

       独自一人伫立在夕阳下的阳的背影,让人难忘。看起来有些寂寞,声音也不如以前富有朝气。呐,阳,你在逞强吗?」

     「昨天的阳真的十分令人担心,所以今天,我又去找阳了,拿着小时候的歌谱。

       但是我还没有开始说,阳的朋友来了。似乎最近因为阳心情不是很好,双方起了些争执。我不幸被波及到但是很幸运地被阳及时拉住了而免去了被地上的水弄得一身湿的后果。

       但是现在我宁可那个时候被弄的浑身湿透。我今天好像对阳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逞强的阳一点都不帅”什么的阳听了绝对会生气的吧......但是阳之前说“放着我不管就好了”什么的......说真的我很受伤。虽然那个时候两个人都在气头上,但是我这么说果然还是不好的,我也是太冲动明天一定要好好跟阳道歉才行,毕竟这件事情也有我的责任呢......」

     「今天一见到阳我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总是在有意无意地避开阳,一直想冷静下来找机会好好道歉,但是回过神来发现已经放学了。而教室里早已不见阳的踪影。本来想着今天果然不行吗夜你要明天一定可以的什么的一边去排练,但是开始前门突然被打开,阳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阳有些别扭地说道。“别哭啊!”他一脸无奈。

       啊啊,熟悉的语气。但是真的很高兴,高兴着知道了阳其实一直没有变的事情。」

       回想起来,之前的我们真的太不成熟了。正因为阳的不坦率和我的怯懦,才有了这一番波折。

       但正因为不成熟,才是最宝贵的回忆不是吗?

       夜轻轻地合上了没有后续的本子,从书架上方拿了一个铁制的盒子,将本子放进去,重新放回了书架深处。

       因为经历过,所以才能明白现在的生活有多么幸福。现在与你所度过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珍藏的宝物。

       所以,已经没有写下去的必要了,就让那份珍贵的回忆,封存于秘密书架的最深处。

       “夜,你收拾完了吗?老妈不在家所以我来蹭饭了~”不知什么时候到来的阳靠在夜没有关上的房门的门框上。

       “重要的姑且算是收拾好了,阳想吃什么?”夜很自然地移了几本书遮住铁盒,问到。

       “咖喱!夜做的咖喱一级棒!”

       “好好。那阳先到客厅去等一会吧。”夜走出房门,去给阳做咖喱。

       “好~”阳像个孩子一样开心。但是看到夜走下楼之后,阳看了书架一眼,脸上有着难以掩盖的笑意。

       其实夜看到一半的时候,阳就已经上来了。在楼下叫了几次夜夜也没有反应,觉得这很反常的阳便直接走了上来,然后看到夜背对着门正看着什么看得入迷。阳也没有打扰他,耐心地等着。终于,夜拿了个盒子装了什么进去,放到了书架深处。

        趁着这个时候阳叫了夜一声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夜这么入迷。

       但是夜却很自然地拿书遮住了。

       啊,他可爱的幼驯染害羞了,耳根子都红了。但是会被夜藏起来的东西阳多多少少也猜到了。

       那还真的是一段黑历史呢。

       不过就算知道是什么事情他也还是想看看夜写了什么。

       当然偷看什么的这种缺德的事他才不会干呢!他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夜自己愿意与他分享书架里的秘密。

       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让那些回忆都封存在那书架的深处吧。

       得出结论的阳哼着歌儿走下了楼,看着厨房里夜忙碌的身影。

       果然,还是夜最可爱了~





谢谢观看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