両儀式

Dear Dreamer✨\🍊🌸/\Growth/

【剑凉】雨中小故事

练手......
他们太好了_(:_」∠)_
不像lof里那么多大大们写的太好了...
我只会写点没什么内涵的小甜饼了......(可能?
文渣一个,ooc一堆,私设一堆
如果有兴趣那我们开始吧w





外面下着雨。
凉太站在狭窄的房檐下,抬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
看来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收回目光,身体像墙壁一靠,眼神不知往何处飘去。
真是糟糕......

樱庭凉太难得一次悠哉走回宿舍的路上下起了雨。
为了不让自己浑身湿透,凉太迅速往路边的房檐下一躲。
本来想打伞慢慢走回去,结果却发现包里面只有一瓶水和备用的创口贴。于是脸色顿时黑了八度就差没有砸包了。
闷热的天气让本来就烦躁的心情更加烦躁了。
看着眼前人来人往的街道,目光却没有焦点,陷入深深的思绪之中。

明明说过了那么多次为什么就是不听呢?感觉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每次都能让他不再发火,像是被抓住了什么把柄一样......
这种感觉让凉太十分的不安。
所以今天即使道歉的十分及时,他也还是有些生气。于是才会发生这种匆忙出门忘记带伞的事情,然后倒霉的刚好碰上了下雨。
感觉自从确立了关系就越来越得寸进尺了是什么回事......

也罢......在雨天,也能稍微冷静一些了吧。
想着想着,感觉脑袋也有些累了,于是凉太靠在墙壁上,闭上眼睛,闭目养神。
这种时候要是能在宿舍里睡觉多好......

“凉......?”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熟悉又不确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凉太的脑袋瞬间清醒。猛地睁眼朝声源看去,剑撑着伞站在雨中,手上拿着他惯用的伞。
这是来接他的吗......凉太有一瞬间的愣住了。
看着凉太有些愣住的样子,剑介挥了挥手中的伞,笑着说:“看到下雨了就来接你啦,你不是没带伞么?凉也难得有这样粗心的时候~”
本来前半句还好好的,到后半句凉太的脸就黑了下来。就差没当场喊出“你也不看看是谁害的”了。
“诶——粗心?我只是今天不想带伞而已。偶尔淋淋雨感觉也是很不错的。”说完就甩个背影给剑介,快步走到雨中去。
“诶、诶?凉!还在下雨啊!等等我——”剑介看着突然生气的凉太有些呆,看到他走到雨中顿时就慌了。
只是凉太走的十分快,他撑着伞有些难以跟上了。
“凉、凉——等等我啊!”
“别喊我的名字!”
“诶凉你等等我,别越走越快啊!”
两个人情急之下隔着距离在一应一和,引得有些路人侧目。
已经有认出他们的人在窃窃私语,八卦发生了什么之类的。

雨还在下,不仅没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还有下的更大的趋势。
凉太和剑介一追一赶也有些时间了,凉太整个人已经基本都湿透了,但是距离宿舍还有很长的一段路。
看着浑身湿透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的凉太,剑介终于是忍不住了。在一个没什么人的商业楼旁,剑介把伞一收,跑过去抓住凉太的手就是往旁边的墙上一推,两只手就靠着凉太的身边。
“都说了停下来了啦!凉你到底在逞什么强!”剑介难得的对着凉太发火。
凉太看着眼前的剑介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会被骂。但是想了想好像是自己比较过分,于是没有回答,默默把头往底下低了低。
都是因为谁啊......结果当事人好像还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之前那件事是我不对啦......但是凉你不能这样对自己啊,会有人担心的哦?如果凉觉得之前道歉不够的话我就再来一次!”剑介看着把头低下去不愿意理他的凉太,大概也猜到是什么回事了。好像......他最近是有点......过分了。
“凉,对不起。之后一定会好好征求你的同意的!”剑介跟凉拉开了距离,对着凉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谢罪。
“......哼。既然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凉太看着郑重道歉的剑介也不好再说什么。
“凉!”剑介自动在脑内接上了下半句,语气重新活跃了起来。
“但是如果以后再犯......”
“是、是,绝对不会再犯!凉大人放心!”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剑介马上对未来做出了保证。不过究竟能不能保证还是个谜......反正凉到最后都会原谅我的对吧。
“......你还要在这里站多久?”凉太看着剑介笑的一脸灿烂,心理十分无奈。
“啊啊,我来打伞吧!凉你浑身都湿透了要赶快回去洗个澡啊!”剑介慌忙撑起伞站到凉太的身旁。
“所以回到宿舍就给我回自己房间去不要过来吵我。”凉太冷冷的声音传来。
“诶——凉好冷漠!”
“是谁自己刚刚保证的?”
“唔!我、我就呆一会......”
“不行!”
两个人拌嘴的声音持续了一整路。
雨还在下,但是雨中两人的背影,是最美的风景。



结果剑还是在凉的房间里抱着凉睡着了xd。
(原因就是剑整天在凉睡觉的时候去凉的房间)

感谢看完的你ノ゙(●’◡’●)ノ♥

【阳夜】论「操纵役」的由来

· 上个月写完的手稿现在才打上来......(; ̄ェ ̄)

·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说到阳夜第一反应就是吵架,感觉吵完和好真的超级甜??

· 某天看到月啪啦上的「操纵役」

·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当真......如有雷同我也不管了qwq

· 严重ooc请慎入......私设如山(・Д・)ノ

· 以上!能接受请下滑ノ゙(●’◡’●)ノ♥





       对于阳来说,能管住他的人是十分少的。

       但是每次夜要生气的时候,阳总会立刻认错道歉。并且夜说的话,他多多少少都会听一点。

       所以夜被大家称为阳的「操纵役」。

       最开始,阳也是不愿意听的,但是有句话说:温柔的人生起气来都很可怕。

       夜生起气来,真是件可怕的事......

       那可是阳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的事。



       那个时候他们还小,玩得也挺好。夜向来温柔宽容,对谁都和和气气的。所以年少无知的阳,还不知道夜其实像极了他爷爷。

       只记得那个时候是在他家,原因已经记不清了。似乎是他又做了什么恶作剧被夜抓了个正着吧?然后他觉得夜肯定不会继续追究,于是死不悔改。

       但是他似乎忘记了被夜撞见过数次的事情了......

       然后他俩就杠上了。

       也没想到夜的记忆力这么可怕,从他们相识开始,他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被记住了。

       所以......他那个时候真的不是有意的啊!

       那个下午,他的种种顽劣事迹都被夜如数家珍地列了出来。喂那个时候还只是小学校以后长大了怎么办会不会全是黑历史啊......

       然后就是各种公式化的大道理和夜的批评警告。

       那个时候的阳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嘛,心高气傲,怎么会受得了自己被同龄的小孩子单方面批评。但是完全找不到反驳机会的他只能鼓起腮帮子把头转向一边。

       见到这样的阳的夜,顿时更生气了。

       然后走了。

       没错,走了。

       哦,似乎还丢下了一句“随你的便”。

       被强行要求正襟危坐的阳顿时傻了。

       所以「随你的便」,是不是指夜以后都不管他了?他干什么都可以了?

       反应过来的阳顿时狂喜。觉得自己逃离了魔爪。

       但是现在阳真佩服那时自己的年少无知......不过正因为有那时惨痛的经历,才有了如今的知道珍惜吧。

       但是第二天,阳就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比如说早上是被自家哥哥给拎起来的而不是被夜温柔地叫醒。

       课间夜不再来找他,走廊遇到也是被无视,就像是陌生人一般。

       平日里让无数人羡慕的专属便当,也消失了。
    
       阳顿时觉得这日子好难过......

       沦落到午休去小卖部买午餐的阳,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小松。

       小松和阳与夜一直都在同一个班,算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了。

       “哟,阳。怎么这几天天天都能在小卖部看见你的身影?夜的专属便当呢?”

       啊......一上来就是最难回答的问题啊。

       “夜他......生气了。”

       “生气!那个夜?平日里一直温和的夜!”小松惊讶地手中的袋子都掉在了地上

        “嘘——你安静点!”阳马上捂住小松的嘴,慌张地望着周围,希望没有被路过的人注意到。

       小松推开阳的手,稍微冷静了一下,用一种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的眼神看着阳,说:“阳,能把夜惹生气,在某种方面来说你也是个人才了。”

       “啰嗦!”

       “看见阳的惨状,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以后惹谁都绝对不能惹夜了。阳也是赶快去道歉比较好哦!就这样,加油啊阳——”小松边说着边走了。

       “小——松!”阳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差点没把手中的袋子甩出去。

       我知道的啊......

       只是觉得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夜不在身边很不习惯很寂寞什么的太丢人了。

       虽然没有了束缚,但是无论他在做什么而别总会想起那个人说过的话。无形的束缚比有形的更可怕。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明明知道是自己的错,但总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再说,第一次见夜发这么大火,究竟会不会被原谅也还是个未知数。还是......还是再看看吧。说不定......夜会主动来找我?

       当天下午的国文课,听着国文老师枯燥无味的讲课内容,不知不觉间阳就盯着窗外的白云发起了呆。

       “叶月同学,请你把这一段读一下。”国文老师的声音突然变大,把阳吓了一跳。

       阳顶着老师严肃的目光匆忙起身,端起书却脑袋一片空白。

       完蛋了......

       已经做好被老师下课被拉出去说教准备的阳,任命地沉默着。

       似乎是看不下去了,坐在阳身边的夜用红色的笔在段落前画了个圈,朝阳那边推去,轻轻地敲了两下桌子。

       阳立刻会意,瞄了一眼段落就开始读了起来。

       阳的声音十分好听,感情也十分到位,让听的人仿佛身临其境,这是阳一直以来被各个老师赞赏的地方。

       朗读完毕,阳偷偷地瞟了一眼老师的表情。看起来还不错,看来总算是过关了......

       “读得很好,但是下次请不要再依靠长月同学了哦?”国文老师给了阳一个赞赏的表情,继续讲课。

       阳有些尴尬地坐下,往身边看去,夜却跟往常一样十分认真地在听课,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不过阳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虽然这件事挺丢人的,但是他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

       果然,夜是不会不管我的!


       夜因为更喜欢自己一个人看书,所以没有参加任何社团活动,放学后除了留在学校学习便是回家。所以那天放学后,夜是神速一般地收拾好了东西,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阳见夜走了,慌忙地随便收拾了一下就跟了上去。

       阳就这样一直跟在夜的身后,不远不近。

       啊......就这样跟着出来了,道歉的话我应该说些什么啊......内心还在纠结着措辞。

       似乎是发觉自己被人跟着,夜猛地停下,回头,发现阳一脸惊慌失措。

       “......”

       相望两无言,于是夜加快了行走的速度,想要甩开阳。

       阳先是愣了一秒,然后也加快了脚步继续跟上去。

       知道阳加速跟了上来,夜越走越快,但总是能感觉到后面的人紧紧地跟着。心情莫名烦躁的夜就差没跑起来了。

       但是平日里安静温柔的夜,论速度怎么比得过一个活泼的捣蛋鬼呢?

       最后、似乎是忍无可忍了,阳冲了上去,抓住了夜的手。

       “放开我。”夜的语气有些冷淡。

       似乎是被夜冰冷的语气给戳伤了,阳稍微有点难以开口。

       不过这也是自己活该......谁叫他当初这么没大脑地让夜伤心了呢。

        “夜,对不起。”阳拉着夜的手,低着头,十分诚恳地道歉。

       夜沉默了。

       黄昏的小路上,行人寥寥无几。风吹过,带着几片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叶子。一切都显得十分美好。

       但是阳的心现在却是快跌入谷底了。

       夜已经好久没有说话了,不,其实也没有很久,但是没有得到立刻回复的阳已经开始慌张了起来。虽然一开始笃定夜一定会原谅自己,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阳的信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流失......

       手心已经冒汗了,被握住手的夜一定知道了吧。

       啊,真丢人。他叶月阳什么时候这么紧张这么低声下气过,而且都这么抛弃尊严了居然还没有被立刻原谅......

       好吧,事到如今都是他自作自受,现在他只祈求能被夜原谅了......

       就当阳的信心快被消磨殆尽松手放弃时,夜轻声地叹了口气,说了句:“嗯......我知道了。”然后抽出了手,转身准备继续回家。

       诶?叶月阳愣住了。这,这就完了?这究竟是原谅还是没有原谅?这一定不是他那个温柔可爱的发小吧!?

       不过擅长解读人心阳还是听出来其中的故作镇定。

       于是趁夜还没踏出步伐,阳这一次抓住了夜的手腕。

       阳看见夜转过来的时候表情带着一丝惊愕和无措。

       终于看到夜露出不一样表情的阳顿时松了一口气,趁机进一步道歉:“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啦,夜不在身边的日子我真的......很寂寞,看在我反思了这么久的份上请原谅我!”

       阳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真挚了,带上了些许讨好和撒娇的意味。

       但是他很满意地看到当他说出“很寂寞”的时候夜脸红的惊慌的样子。

       “呐~夜,好不好?”似乎是发觉了这招很管用,阳就继续下去,似乎听不到夜说原谅就不肯松手。

        知道自己今天不原谅他就回不了家的夜暗暗叹了口气,但面上还是有些生气的样子。

       “......既然阳你知道错了,这次我就原谅你了。但是,阳你今天没有好好听课吧?”

       再听到夜说“原谅”两个字的时候,阳差点高兴地要跳起来了,但是当听到“但是”的时候,他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然后......他现在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听课。

       “啊......那个是......”阳松开了夜的手,眼睛往别处瞟去。

       “阳总是这样。”夜的眼神一冷,吓的阳冒出了一身冷汗。

       “啊啊啊今天没听课真的很对不起啦!今天是因为想着夜才......”阳极力地控制着想要逃跑的欲望,从空白的大脑中寻找一些词汇来及时的堵住夜。

       嗯?刚刚他好像说了什么?说了什么来着?怎么夜的脸这么红?

       “下......下不为例!比,比起这种事情现在还是学习更加重要!”现在轮到夜来找词语回答他了。

        哦~他好像找到了夜的弱点。看来以后可以好过一点了。

       “是,保证没有下次!”阳对着夜发了个誓,以表示自己的决心。

       “......既然知道了就快点回家,已,已经很晚了。”夜有些不敢直视阳,逃似的离开了。

       “诶,夜你慢点等等我!”阳笑着跟了上去。


        啊,真是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没想到他居然对夜的依赖这么深。不过如果这一次没有起冲突,以后也肯定会有的,毕竟是两个如此相反的人。早难受早超生也好啊......

       不过也因为这样,他们现在才能如此了解对方,如此和谐的相处。夜是个温柔敏感的人,如果是别人是这种情况的话,夜一定会视而不见或者只是在心里难受吧,根本不会像这样发这么大火。不过这也能说明,他是实实在在地被夜重视着的吧!

        但是在那之后,阳就再也没有给过夜发火的机会。因为阳可不想再一次被夜置之不理。所以现在只要阳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就会马上道歉,于是夜在别人眼中就成为了他的「操纵役」。不过事实上也是这样没错啦......

       不过夜这种害羞的性格,某些时候谁操纵谁也说不定呢对吧~?

       每次被调戏到脸红的夜真的是太可爱了,虽然之后会被罚得很惨......真是痛并快乐着。

       今天也依旧在作死调戏长月夜的叶月阳,今天也是痛并快乐着。





感谢观看ノ゙(●’◡’●)ノ♥

有什么问题请不要在意地说出来ノ゙(●’◡’●)ノ♥

【新葵】王子私奔记

葵生日快乐!能赶上真是太好了......

算是一篇生贺文??

脑洞是在月歌游戏群里聊天的时候莫名其妙扯到的新总是娶的葵还是入赘的......

文笔完全没有

第一次写新葵感觉人物完全ooc了请不要抱有太大希望......

私设如山:例如这个世界没有电子产品但是有学校什么的......

如果以上能接受,欢迎继续XD

——————————————————


       现在距离葵跟新私奔已经过了一个月。
       至于私奔的原因,那就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葵是国家的王子,因为一些原因从小被寄养在城堡外的贵族家庭中。葵有一个大一岁的哥哥,名为睦月始,从小被作为国王培养。天生就具有领导气质,被旁人称作“黑国王”。葵也是王族出生,所以即使没有刻意培养,整个人也自带一种闪光的特效,是当之无愧的“王子”。
       虽然两个人从小不在一起长大,但是关系却十分好。
       葵隔壁家有一位差不多大的孩子,名为卯月新。因为年龄差不多,所以很自然的从小到大一起玩一起行动一起上学。
       但是新完全不像是贵族家的孩子,每天懒洋洋的,只要有机会就立刻睡觉,还有就是执着于葵某天突发奇想制作的草莓牛奶。不过据说卯月家现任当家也是这样,如果说是遗传的话好像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说实话,两个人的性格并不怎么搭边。一个超级认真,一个懒懒散散,只是碰巧住在隔壁又碰巧年龄差不多。但是好巧不巧,小时候是男生公敌的葵每次被女生缠住的时候,新都会来救场,而葵每次看到新天然的样子总会忍不住去照顾,时间久了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起,互相依赖。
       虽说是贵族,但是也是要去贵族学校学习的。比葵大一岁的始已经毕业,现在担任国王的职位。而葵,现在正面临着毕业的烦恼。葵是王子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毕业后就要回到城堡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毕业,就意味着要回到城堡里去。以前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但是现在,每次想到这件事情,他就会想到他的发小。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他们的时间,还剩两个星期。

       第一个星期,生活照旧。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但是又似乎有什么东西变了。
       第二个星期,葵开始躲着新。
葵想了很多,觉得既然以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那不如早点习惯没有彼此存在的世界。
新看出了自家发小的想法,什么都没有说,默默地配合着保持着距离。只是在葵不知道的地方默默地跟随着,注视着葵。
       只要是葵所希望的,我都愿意去做。但是,葵,你的不开心都已经写在脸上了哦,这样真的没有问题吗?

       葵这个星期,过得很难受。明明擅自决定疏远新的人是他,现在难过的也是他,明明该感到难受的是莫名其妙被疏远的新才对......啊,他还真是任性啊。为了让自己习惯寂寞疏远新什么的......
       但是现在,每当看见新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有些难过。应该开心才对啊?新可是交到了新朋友哦?感觉已经,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想法了......

       转眼间,又是一个星期。
       已经到了出发的前夜了呢。收拾好东西准备入睡的葵坐在床边,少见的发着呆。
       真的不用去跟新告别吗?明天可就走了哦?可是如果去告别的话自己肯定会忍不住的吧?不行不行......那这星期的努力就都白费了!但是只是告别而已哦?好歹是发小......
       陷入无限纠结的葵始终无法得出结论。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葵的思绪。
       “来了。”葵站起身,准备去开门。
       “葵,是我。”
       葵已经握住门把手的手一僵,就这么定住。
       似乎是察觉到门后自家发小的犹豫,新直接转身,靠在了葵的门前。
       “不开门也没有关系,我说完就走了。”
       门后的葵没有动静。
       “我知道最近葵在躲着我,嘛理由我大概也明白,”新顿了一下,“但是葵这样我很难过。”
       葵轻颤了一下,心一阵绞痛。
       “但是托这一个星期的福,”新将低着的头抬起,仿佛喜欢的人在就在子的面前。
       “葵,我喜欢你。”
       门后的葵已经完全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新会跟他表白。
       “我想说的只有这些,葵不想回复的话也没有关系,毕竟我没有写情书嘛,但是......”
       “葵,再见了。”
       说完一切,新感觉轻松多了,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房门,转身离开。
       “新!”
       察觉到新要离开的葵几乎是立刻打开门冲了出来,扑向要离开的那个人。
       而在葵扑过来的一瞬间,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新转过身,将葵稳稳地接住。
       啊啊,为什么没有早点察觉呢......这份名为“喜欢”的感情。而且还让新伤心了......真的,我究竟在干什么呢?
       葵将脸埋在新的身前,努力的平复着激动的心情。
       “我也......喜欢新,但是,但是已经......”
       已经晚了啊。
       葵稍微与新拉开了一些距离,但是声音却有些沙哑,说到后面已经染上了一丝哭腔。
       如果两个人都能早点发现的话,可能结局会不一样吧?但是现在,马上就要分离了。
       尽管声音有些沙哑,但在某人听来,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籁。
       “葵,你看着我。”新将双手搭上葵的肩膀,“葵相 信我吗?”
       葵一抬头,看到的就是漆黑的双眸中自己的倒影。
       啊,真好。在某个人的眼中,自己就是全世界。
       “相信。”毫不犹豫的回答。怎么可能会不相信自己喜欢的人呢?
       “那就行了。葵只要相信我,等着我就好。”新将葵用力地抱住。
       “晚安,葵。”新在葵的耳边道了一句晚安,松开手,转身离开。
       “晚安......”
       葵感觉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今晚发生的一切,似乎都很不真实。
       但是,现在,他觉得很安心。
       说起来,新想要干什么......葵突然又不安了起来。
       第二天葵走的时候,新没有来送行。不过已经没有关系了,他只要在城堡里,静静地等待就好了。

        重新见到始的时候,葵很开心。
“从今以后就要麻烦你了,葵。”始的脸上挂着难得的灿烂的笑容。
       “是,国王大人。”葵很自觉地担起了王子的担子。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但是葵在等的人,却还没有出现。
       这段时间,他已经熟练地掌握了王子的事务,开始帮始的忙了。
       转眼间就是一个月。虽然十分想念,但是,也只能相信并且等待了吧?
       这样想着的葵,洗完澡,回到房间准备明天需要的东西。但是,打开门的景象让他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想法。
       “新......”
      背对着他的人缓缓转身,月光倾泄而下,让那人的身影看起来冷漠又神秘。
       “哟,葵。抱歉让你久等了......”月光下的新对他张开双手。
       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缓缓走向前,投入新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似乎是在确认对方的存在。
       “嗯,真的很久......”葵的声音有些颤抖。
似乎是感受到葵的不安,新也紧紧地将葵回抱住。似乎是想将对方揉进身体里,再不分离。
       过了许久,当两人都冷静下来,新将头靠在葵的耳边,声音低沉而魅惑:
       “葵,跟我私奔吧。”
       冷静的好像要干这件事的不是他。
       “诶?”

        时间回到一个月后。
这一个月,两个人走走停停,去了许多地方,看了许 多风景,见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 ,简直是梦一般的日子。但这倒不像是私奔,反而像是在旅行。
       两人的相处模式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变了。应该说的话......大概是新更加粘着他了?感觉被保护的好好的,很安心。
       只是现在想想,这次出来似乎给很多人添麻烦了呢......不知道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跟新出来了。后来听新说他去向哥哥跟自己求婚了,但是被拒绝了,理由好像很复杂的样子。虽然跟新问过了,但是他似乎不愿意多说,总是想办法敷衍过去。所以现在既然选择了私奔,应该就回不去了吧......想两边协调什么的,怎么说都太贪心了呢。但是既然私奔了,那就这样好好过下去吧。
       一直在葵旁边的新自然知道葵的纠结,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是也是有些担心。但是现在看到葵似乎是想通了,他也放心了。以他发小的责任感,纠结多久都不奇怪,现在居然这么快就想通了,果然是爱的力量吧?
       哼哼,国王大人,看来这次是我赢了哦。
       但是好景不长,葵刚想通没多久,国王大人的得力助手,国家的宰相——弥生春,就找到了他们。
       “好了,旅行到此结束,葵王子、新,该跟我回去了。”春带着十分温暖的微笑,但说出来话却令人十分心寒。
       “国王大人会履行约定的吧?”新见到春,并没有太惊讶,反而说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当然,但是具体还得见面再谈。好了,葵,这边。”春揽过葵,将他带入了前面的马车。
       葵还处于十分混乱的状态。
       先是以十分狼狈的处境出现在自己从年少就一直憧憬的人面前,后来听新和春的对话,觉得大家都在联合欺骗自己。
       新是和哥哥做了什么交易吗?为什么却不告诉我呢......
       似乎是看出来葵的难过和焦虑,春推了推眼镜,微笑道:“葵不用想太多哦,这是始的要求。”
       “诶?哥哥的要求?”葵有些惊讶。
       “就是这样哦。其实那天新去跟始说要娶你的时候,始也没有拒绝,只是提出了几个条件。”
       “条件?”
       “那天是这样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空荡荡的大厅沉寂了好一会儿后,始的声音在新的耳边响起。
       “是。”
       “......要把葵交给你了没有那么容易哦?”
       “那要怎么样国王大人才肯把葵我交给我呢?”
       “......”始沉默了一会儿。
       “你,带着葵去私奔。”
       “诶?”跪在地上的新和旁边站着的春同时呆住了。
       “你觉得,葵会那么轻易地跟你去私奔吗?”始总让新有种他在笑的感觉。
       “如果你今晚能够带走葵,我就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你们去干什么都可以,就当是磨合了。但是,一个月后,你得带着葵回到离城堡最近的小镇,我会派春去接你们。”
       “在这期间,你不能告诉葵这件事情,我不会去干扰你们,如果你成功了,我就同意你们的婚事。嘛,不过前提是你得能把葵带出去。”
       新已经有些呆住了。
       “如果没有疑问的话就快去吧,再晚一点,葵就要睡觉了哦?”春在旁边适当的提醒着。
       “谢谢你,始桑。”收到提醒的新马上向葵的房间飞奔而起。
       “始真的是......对年少的孩子温柔的过分啊。”春推 了推眼镜,在一旁轻笑出声。
       “啰嗦。”

        “嘛,就是这么回事了。”春坐在葵的对面,详细地解释。
        “......哥哥好过分。”葵有些无奈。
        不过毕竟是为了自己着想,虽然很无奈但是却觉得很幸福。
        “嘛,不过他也是好意嘛?”春看着葵无奈的表情,在旁边笑出声。
        “春也是,都不阻止一下哥哥......”听完解释的葵,已经可以跟春一起聊起沿途所见的风景了。


       时间很快过去,转眼间已经到了城堡。
葵一下车,便看见在旁边等待的新。
       “......”
       尽管心里已经原谅了新,但是总感觉......面子上有些过意不去呀?
       嗯......那就假装生气一会好了。
       于是葵假装生气,快步从新的面前走过。
       “葵......”新迅速地抓住葵的衣袖,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
       看着新可怜的样子,葵马上就心软了。
        ......葵回过头,跟新对视了一会儿。
       “之后再跟你算帐......”葵故意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知道自家发小已经不生气时的事情后,新扑克牌般的脸上挂起了难得的笑容。
       “好好,之后葵想怎么样都行。”

       之后的始果然履行了约定。但是却在一个问题上出了岔子。
       “当然是葵嫁过来啦。”新毫不畏惧地跟始对视着。唯独跟葵有关的事情他不会退缩。
       “葵是我们国家唯一的王子,也是我唯一的弟弟,让你入赘并不过分。”始坐在王座上,十分从容。
       两个人争得十分激烈。
       葵正在思考该如何劝架,谁知道那两人同时转过头来,问到:
      “葵想怎么样!”
      “诶?诶!我来决定吗?”葵有些慌乱。
      “没错,葵的婚姻因该由葵自己来决定。”大黑和中黑在旁边对视着,春在旁边差点笑出声。
       为什么这种事情反而交给我了啊.......葵在心中无声的呐喊。

       最终葵还是选择了出嫁。毕竟,那是他最爱的人。
       从此之后,两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尽管时间流逝如水,但是在有生之年有你的陪伴,就足够了。